首页 藏宝阁猜诗生肖 藏宝阁欲钱诗句 藏宝图欲钱诗猜一生肖 藏宝阁欲钱诗猜一i肖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藏宝阁欲钱诗猜一i肖 > 正文内容

畢節市七星關區政協徐寧:一枝一葉總關情

发布日期:2020-04-26 01:07   来源:未知   阅读:
 

  “不准叫姐,叫我小仙女!”駐村兩年多,畢節市七星關區朱昌鎮八畝村的很多小朋友對這位經常來串門的駐村干部徐寧再熟悉不過了。每次他們叫“姐”的時候,徐寧總會皺起眉頭,一邊“生氣”地更正他們,一邊從包裡掏出糖來分給孩子們吃。“小徐徐”“幺妹”“她是我家親幺妹”......在八畝村,很多老百姓這樣親切地稱呼徐寧,自豪地把她當做自己親人。

  四月的春天,春風拂面,陽光和煦。在畢節市七星關區朱昌鎮八畝村村公所,駐村干部徐寧,斜挎起她黃色的小背包,戴上太陽帽,拿起走訪記錄本和扶貧連心袋,興沖沖地和隊友們下村驗收2020年第一批生豬養殖項目。

  徐寧,畢節市七星關區政協派駐朱昌鎮八畝村脫貧攻堅工作隊隊員。2018年1月2日,七星關區召開了2018年決戰決勝脫貧攻堅誓師大會,34歲的徐寧作為七星關區政協抽派的行政干部之一正式加入了脫貧攻堅戰場,她在國旗下舉起右手庄嚴地立下了“不脫貧誓不罷休”的錚錚誓言。

  “說實話,我來駐村的時候,心裡面還是很忐忑。我覺得我沒有基層工作經驗。我怕我做不好。但是后來我單位的領導鼓勵我,他們說沒事兒。你就跟著你的心走......”

  “雖然我不能做大事。但是我能跟著自己的心走,這個我會啊!”單位領導的一句話,點亮了徐寧。從那天起,如白紙般的徐寧開始了她“走心”的駐村路。

  奔赴到脫貧攻堅戰場后,她立刻沉下心來熟悉村情,並堅持每天到村組一線開展工作。為了能盡快了解走訪的每一戶貧困戶的致貧原因以便制定幫扶計劃,她邊走訪邊用手機拍照、錄像記錄,走訪回到寢室后她再逐一回看並將每戶短板及幫扶措施擬訂在工作日志中。一個星期的大走訪結束,她的手機相冊裡裝滿了數千張照片及視頻資料,走訪記錄也記了滿滿一本。

  漸漸地,她手機裡的的工作照、小視頻取代了以前的自拍、風景拍、生活照﹔漸漸地,曾經喜歡利用空余時間跑步、練瑜伽保持好體型的徐寧,經常穿著運動鞋,休閑服穿梭在村落裡﹔漸漸地,朋友們也習慣了聚會的時候不叫她了。因為朋友們知道,她忙於脫貧攻堅工作,即使叫了,她也參加不了。

  “今天我們村裡面驗收這個生豬項目,給豬打耳標。這幾頭豬,政府都給它們買了保險的,如果豬生病,有獸醫來給他看。如果遇到風險或者死亡的,有保險公司賠付的。你要好好養護。”在徐寧包保的貧困戶陳清軍家裡,她拿著台賬詳細地記錄信息,以便能及時地給他發放補貼,並叮囑她注意有關事項。

  陳清軍是畢節市七星關區朱昌鎮八畝村小螺螄組的一名貧困戶,十年前不幸患上了尿毒症,因為看病,花了很多錢,家裡負債累累,一家五口人隻能擠在兩間30多平米的房間裡,他甚至把自己的棺材都准備好了。

  “我第一次走訪到他家,一進門,看到的就是棺木。他透析十年。看到他的狀態還有說話的語氣,就覺得他生活沒有盼頭。”才說到一半,徐寧竟然心酸地落淚了。“所以那個時候我就覺得,一定要讓他覺得生活很美好,有政府幫他,我們就是他的親人。”

  就這樣,善良熱情的徐寧立馬幫他爭取了配建房,在原來的基礎上修建了67平米的平房,通過住房補差補助了陳清軍38400元。房子修好后,徐寧又發動自己的親戚朋友募捐了9000多元錢,幫他粉刷了牆體,購置了沙發、電視、櫃子等家具,讓原本空蕩蕩的家裡有了生機。

  “每一件東西,都是徐寧去給我買了拖來。和我一起擺放家具。擺在什麼地方,她又指點我。”陳清軍滿是感激。

  陳清軍因為每隔一天就要去醫院透析,家裡的事情沒時間打理,今年春節前,他家的兩頭豬一直沒能賣出去,徐寧便主動想方設法聯系商家購買。那天還在醫院透析的陳清軍接到徐寧的電話,說豬價是16元一斤,估重300斤一頭,兩頭豬總共賣了10000元。“我很相信徐寧,我不在家,她喊人來幫我把豬拖去賣了,第二天她還把錢親自送來給我,她就像我的親妹妹一樣。”陳清軍笑吟吟說著徐寧的貼心周到。

  說起賣豬,去年八畝村的很多村民都是在徐寧的幫助下,賣出了好價錢。原來,在走訪中,徐寧發現村裡老百姓養豬都是用苞谷和草料喂養的,而身邊的很多朋友都在尋找肉質好的豬買來熏臘肉,於是,“好事”的徐寧在朋友圈裡賣起了豬肉。“大家好,我是賣豬的。這頭豬三百來斤,尋有緣買主,可代熏臘肉。已有朋友預定一半,剩余的一半作為朋友圈好友的福利。”就這樣,一條條朋友圈,一個個電話,一次次的記錄,徐寧在去年就幫村裡的群眾賣掉了15頭年豬,每頭豬的單價都高於市場均價。村民們都說以后再不用擔心喂豬賣不了好價錢了。

  除了賣豬,徐寧還幫助老百姓賣了幾百斤豆子和幾十隻土雞。“要不是小徐徐,我家的南瓜全部要爛在地裡了。”家住朱昌鎮螺螄村的貧困戶王紅美說,原來,2018年她家種了幾千斤蜜本南瓜,由於找不到銷路,眼看就要爛在地裡了,從她家經過的徐寧看到這種情況后,就積極地聯系養殖場、餐飲店購買,並且朋友圈售賣,就這樣,徐寧用自己的小汽車幾十斤幾百斤地拖,又一戶戶地送去,幫助王紅美銷售了6000多斤南瓜。

  一年四季,在徐寧的小汽車裡,裝的不是給貧困戶購買的鍋碗瓢盆,就是幫貧困戶銷售的豬肉、豆子、南瓜等農產品,后備箱裝滿了,又塞在前座上。同事們取笑她說,“你上輩子怕是個貨車司機吧!”

  “要不是小徐寧,我都是進棺材的人了。”葛傳剛感動地說。提起徐寧對他的幫助,面對記者的鏡頭,一個大男人哭得像個孩子。

  葛傳剛是徐寧包保的貧困戶,因為家裡窮,很多年前妻子外出后就再也沒有回來過,平日都是和母親相依為命。2018年,母親離世后,家裡隻剩他一人,內心痛苦無比,他幾度想輕生,他已經備齊了6000元准備給自己買棺材。

  那時候葛傳剛的新房子已經修好了,母親去世后,想一走了之的葛傳剛無心布置新房子,房裡房外都很荒涼。

  為了幫助葛傳剛走出陰影,徐寧三番五次地走到他家給他開導,還自掏腰包幫他安裝了網線,並鼓勵他學習使用智能手機多結交朋友。

  2019年6月,為了讓葛傳剛有個新的開始,細心的徐寧就想幫他硬化院壩,但當時沒有指標,無法實施。思來想去后,她最后決定自己掏錢。

  經過初步的評估,如果是承包的話,硬化院壩估計1萬多至2元的費用,為了節約成本,徐寧就利用自己的資源找來了挖機,拖來了沙子等材料,動員身邊的同事、親人齊上陣,短短兩天的時間,就把院壩硬化好了。

  “幫我買了5噸水泥,花了1900元,兩車青石沙和碎石花了1800元,挖機費花了1000元......她幫我打這個院壩一共花了5900元。”葛傳剛說。

  “當時她真的這樣做了,我都很震驚。因為我們工資都不高。尤其是徐寧的工資,一個月不足5000元。”朱昌鎮教管中心下派的駐村干部姚敏感慨地說。

  “我用幾千塊錢就能給他一個希望。讓他以后能夠活下去。讓他有日子會越來越好的那種憧憬。我覺得很值得。”徐寧笑著說。

  在徐寧的幫助下,葛傳剛再也沒有了輕生的念頭。他退定了棺材給自己添置了沙發、電視櫃等家具。徐寧又前前后后幫他布置了一番。如今,在葛傳剛家裡,屋內電視機、沙發、電水壺、衣櫃、鞋櫃......樣樣齊全,屋外平整干淨寬敞,鄰居們都愛往葛傳剛家裡的大沙發坐坐,看看電視。之后,徐寧給葛傳剛爭取了公益專崗,做起了護潔員,他還通過發展養豬等其他項目,日子越過越好了,臉上的淚水化成了滿臉的笑容。葛傳剛激動地說:“不管徐寧還在不在我們這裡駐村,他仍然是我的親幺妹,以后不管她走到哪裡,我都會去看她的。”

  看到葛傳剛的變化,同事打趣說:“徐寧,你真厲害,把貧困戶的“棺材本”都‘呵’出來了。”

  2019年,在七星關區朱昌鎮八畝村小螺螄組有個叫邵雨倩的學生輟學了,這可急壞了學校老師和鎮裡干部。為了做好控輟保學工作,鎮裡和學校先后安排工作人員去給邵雨倩做思想工作,可是邵雨倩由於長期與家人鬧矛盾心裡有很大的創傷,她拒絕與人交流,更別說聽勸返校上課了。“叫徐寧去試一試吧,她應該有辦法。”不知是誰說了這麼一句。鎮領導就說:“好,把這個任務交給你了,徐寧,你一定要完成任務!”此后,徐寧隔三差五地就到邵雨倩家裡跟她聊天,給她帶去書籍、衣服、球鞋等物品,還經常玩自拍。慢慢地邵雨倩的心扉打開了,臉上露出了笑容。了解到邵雨倩的愛好,徐寧又幫她聯系了畢節職校讓她去學計算機專業,還贈給她返校的新衣。在學校期間她還經常和徐寧視頻聊天。

  就這樣一個大家都惆悵的難題,讓徐寧解開了。大家都很好奇:“徐寧,你是怎麼讓她開口說話的。”

  徐寧,一個像風一樣的女子。在駐村的路上,她總是腳步輕盈,面帶微笑。走到哪裡,總能帶給別人春天般的溫暖﹔“日本有位作家曾經說過‘世界上隻有太陽和人心是不能直視的。’但我覺得徐寧的人心是可以直視的。”與徐寧一起駐村的干部姚敏如是說,“和徐寧在一起工作,我覺得我的心靈像是受到了洗滌,因為她太‘干淨’了!”也許隻有與徐寧朝夕相處的人才能有如此深的體會。她就是這樣一個“像風一樣的女子”,和她接觸,讓人如沐春風。(蘇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