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藏宝阁猜诗生肖 藏宝阁欲钱诗句 藏宝图欲钱诗猜一生肖 藏宝阁欲钱诗猜一i肖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藏宝图欲钱诗猜一生肖 > 正文内容

大学应重视非认知能力的培育

发布日期:2020-09-11 06:42   来源:未知   阅读:
 

  一直以来,学校被认为是传授和培养认知能力的地方,现在流行的对学校的评价体系也几乎都依赖于认知能力。

  按照布鲁姆的教育目标分类法,人的能力可以分为两种:一种叫认知能力,是指人脑加工储存和提取信息的能力,即人们所说的智力,具体指学习、研究、理解、概括、分析、评价等,大致等于通常说的“智商”;另一种是非认知能力,情感和动作方面均属非认知能力,包括组织领导、合作沟通、协作能力、情绪管理、负责精神、发展动机、好奇心、包容性和创造性等,大致等于通常说的“情商”“行商”。

  但是近些年国内外的专家研究表明,非认知能力在个体发展、职场竞争及其人力资本回报等方面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从研究文献分析来看,自 2015 年至今,国外关于非认知能力方面的研究数量显著上升。美国学者乔治·库甚至认为非认知能力是大学生面向 21 世纪的核心胜任力。

  学术界和社会越来越认识到学校必须教给学生课本以外的能力,而首要的是对工作和生活的态度、信念和价值观。这要求我们的教育模式要作适当调整,学校要将培养学生的非认知能力与培养认知能力两者并重,甚至要进一步加强非认知能力的培养。

  众所周知,学校培养学生的认知要是通过显性课程来进行的,包括上课、考试、科研等。而培养非认知能力就不同了,它主要是通过隐性课程来进行的。这些隐性课程各校不同,而且差别很大,没有统一的规定,一般包括环境、校风、社团活动、教师和管理干部的言传身教。在锦城学院实行的“五个课堂”中,第二、三、四课堂(第二课堂指实验室教学课堂,第三课堂指生产基地教学课堂,第四课堂指课外活动课堂)多是为培育非认知能力而设的。

  认知能力和非认知能力是我们在教育目标分类上的逻辑划分,二者虽然是两种不同类型的能力,但却不是截然分开的,它们既有差别性、又有统一性,是紧密联系、相辅相成的。

  为了保证非认知能力培养,锦城学院要在原有“五个课堂”的基础上,进一步在教育的“育”字上下功夫,强化“三大培育”,即养成(习惯)培育、熏陶培育、体悟(体验)培育。

  就是让学生通过养成良好习惯,以达到提高非认知能力之目的。大教育家叶圣陶说过:“教育是什么,往简单方面说,只须一句话,就是养成良好的习惯。”孔夫子说“性,相近也;习,相远也。”说明习惯重要且要经过教育来养成的。19 世纪的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曾说过:“我们的生活……,只不过是一些习惯而已。”

  我们的学生不是初生的婴儿,许多学生在进入大学前就已经养成了很多习惯。这些习惯中有些是好的习惯,也有许多不好的习惯。例如:起居无常,生活散漫;不珍惜时间,沉迷网络;学习不认真,思考不用脑,常人云亦云;做事无计划,工作无目标,常有始无终,没有坚持精神;不爱劳动,不喜节俭,常图表面风光,等等。

  查尔斯·杜希格(Charles Duhigg)在《习惯的力量》(The Power of Habit)一书中,提出了习惯回路(habit loop)的概念。他认为,习惯是神经系统的自然反应;每个习惯存在一个回路;习惯的回路由三部分组成——提示(cue)、惯常行为(routine)、奖赏(reward)。生活中的很多行为都可以成为某个习惯回路的提示(cue):比如拿起手机,就会想着玩抖音;比如认真学习的学生到图书馆,就会想着好好学习。这里面也包含了很多习以为常的行为(routine),以及完成一个习惯回路之后所获得的奖赏reward)。这些奖赏可能是感官上的快乐,也可能是情绪上的放松或心理的满足感。

  所以我们会看到,养成一个习惯之后,就形成了一个回路。这个回路类似于条件反射,只要相关的提示(cue)存在,要改掉,几乎不可能。可以说,习惯不能被消除,只能被替换。

  四川大学锦城学院创建以来,非常重视学生良好习惯的养成。我们多次强调,培养学生的良好习惯是学校教育的重点任务之一。我们提出了成功的教育从养成学生的良好习惯开始,学生学习生活十条诫训、尊师重道十条规范、八要八不要、上课带“三大件”(书、笔、笔记本)等,都是“习惯养成培养”的具体措施。

  养成教育,首先要明确养成什么习惯,其次是如何养成习惯。养成习惯是教育工作的一部分,其方法有很多,最重要的是有三条:首先要有明确的目标。其次是长期的潜移默化和反复训练。有人研究,养成一个习惯需要21天,稳定一个习惯要85天。再次是采取必要的强化或负强化措施,例如对学生坚持良好习惯要予以表扬、甚至奖励;对不好的习惯要批评甚至处分。恰当的正强化和负强化都有利于良好习惯的养成,学校的教育就是帮助学生养成良好的生活、学习和工作习惯,从而克服不良的习惯。

  19 世纪德国著名的教育家、心理学家和哲学家赫尔巴特把教育手段分为三种,即管理、教学和训育。他认为训育是一种持续的诱导工作,它通过交际、榜样、启发,使学生直接得到积极发展方面的促进。训育就是要直接与间接地陶冶儿童的性格,在儿童身上培养一种有利于教学的心理状态。训育的措施可以是抑制、惩罚、赞许和奖励。赫尔巴特所说的训育,除了“训”的成分以外,类似于我们所说的熏陶培育。

  首先是风气。从大的方面来说,就是公序良俗,一个地方的民风民俗对公民的素质有很大的影响。我们常说某地民风纯朴、人们心地善良,这就好像荀子在《劝学篇》中说“蓬生麻中,不扶而直”,是很有道理的。在教育上,一个学校的学风、教风、校风、办学氛围,对学生的成长同样有很大的影响。同学之间的交流讨论和有限的竞争会带动学生自觉地跟风学习,从众心理使学风校风成为一种培育力。例如西南联大在抗日战争的艰苦岁月,坚持“刚毅坚卓”的校训,形成了严谨、自由、科学实干的校风,从而创造了中国教育史上的一个奇迹。联大八年就读学子8000人,有800人投笔从戎,走上抗战前线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2位诺奖获得者、5位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又例如美国斯坦福大学之所以培育出个硅谷,就是因为该校自由探索和大胆创新的校风。当了十六年斯坦福大学校长的约翰·汉尼斯说:“斯坦福大学的职责在于创造支持性的氛围,鼓励产生新想法。”“一贯以来都允许学生和教师们去追寻商业理想或成为企业家的梦想。斯坦福就像一个校园创业的圣地一样。”

  其次是环境。中国人历来重视环境对人的影响,最著名的案例是孟母择邻的故事。被尊称为“亚圣”的孟子,少时其母为了给他选择一个有利于学习的环境,曾经多次搬家,史书上称“孟母三迁”。荀子在《劝学篇》也讲过:“君子居必择乡,游必就士”,也是讲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

  我们讲的育人环境,不仅包括校园的物质环境(校园建筑、文化设施、图书资料等),也包括校园的人际环境(师生关系、同学关系等),还包括校园的文化环境(即精神层面各项活动,节日仪式、雕塑、文化标志等),这些环境无疑对学生的成长都起着熏陶的作用。

  再次是示范和默化。示范即教师(包括职员)的言传身教。学校的站位、处事的态度,规章制度的公平正义,教职员工的一言一行,包括他们的学习精神、民主意识、服务态度、工作作风,都对学生发生影响,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这是不上课的教科书。正如唐代的大教育家韩愈所说:“耳濡目染,不学以能”,熏陶对培育学生的人际关系、责任意识和创新精神大有益处。

  因此,不但教师是教育工作者,学校的所有管理、服务部门都是教育部门,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教育工作者,都担负育人之责。

  大学生的成长进步不仅仅是教育出来的,也是环境氛围熏陶出来的。在校园文化的熏陶下,锦城学院学生普遍养成了健全的人格和良好的修养,展现出了具有鲜明的民族精神、时代精神和“锦城”精神的良好风貌。未来,我们还要加强以校训、“锦城”精神为核心的校风和校园文化建设,进一步形成勤奋、向上、严格、刻苦的学风和校风,形成平等、尊重、信任、合作、和谐包容的人文环境。

  所谓体悟——“体”,意为设身处地、亲身经历;“悟”,意为悟出道理,获取心得。体悟具有过程性、亲历性和不可传授性,是充满个性和创造性的过程。在中国历史中,很早就有关于体悟的案例,例如《庄子·天道》里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匠人向齐桓公谈论砍削车轮的体会,说动作慢了不行、快了也不行,要不慢不快,得之于手而应之于心,这里面有一种口不能言、不能传授的技巧存在,这就是体悟。此外,德国格式塔派心理学家W.苛勒(Wolfgang Kohler,1887-1967)提出的一种学习理论,认为学习不是盲目的尝试,而是对情境认知后的顿悟。他曾经做过一个实验,将香蕉悬挂于黑猩猩笼子的顶板,使它够不着。但笼中有一个箱子,当黑猩猩识别出箱子与香蕉的关系后,就将箱子移近香蕉,爬上箱子,摘下香蕉,这即是顿悟。顿悟是自发地对某种情境中各刺激间的关系的豁然领会。从心理学角度讲,体悟是“理智的直觉”,是建立在个体“内部知觉”基础上的一种特殊活动,它总是与个体的自我意识紧紧相连的。所以,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有些素质需要亲身经历、亲自验证,才能获得科学知识,养成道德品质,掌握技能。

  教育者依据育人目标和人的心理、生理特征以及个体经历创设相关的情景,例如劳动、创业等实践活动,让被教育者在实际生活中体验、感悟,通过反思体验和体验内化形成个人的道德意识和思想品质,在反复的体验中积淀成自己的思想道德行为,在各种体验中主宰自我、修正自己,在与人交往中,在日常行为中去体验、去感悟。

  因此,体悟教育不仅要用自己的头脑去想,还要用眼睛看,用手操作,更要用心灵去感悟。正如毛主席在《实践论》里讲,你要知道梨子的滋味,你就要亲口尝一尝梨子。你要培育组织力,你就要当个学生干部或组织一个社团试试;你要提高领导力,你就要领导一个项目或一个活动体会一下;你要提高思辨能力就多参加一些辩论会大赛;你要培养热爱劳动的品质,就亲身参加一些体力劳动。我们通常说“社会是个大课堂”“解放军是所大学校”,就是这个意思。所以,通过实践和体悟,就会更好地培育一些非认知能力。因此,我们要鼓励学生多参加生产基地教学、课外活动课堂,包括我们的劳动、三创特色教育,将专业实习实训、职业技能训练深入融合到各个环节,在动手实践的过程中去亲自验证、去用心体悟。(四川大学锦城学院党委书记、校长 邹广严)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12321垃圾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新闻网站联盟